如果说有一只眼能让我们理解《超能陆战队》所有走心之处的话,那这只眼就是Baymax与他的发明者Tadashi实际上是同一个人。或者说,那张写有Tadashi名字的绿色芯片,承载的不仅仅是哥哥所编写的治愈程序,而且继承了哥哥那充满治愈色彩的灵魂。

所以你会看到当Hiro坐在哥哥的摩托车上和坐在Baymax的后背上时,面对玻璃中转瞬即逝的自己显露出相同的兴奋;所以你会看到当Tadashi面对烈火燃烧的学院和Baymax面对即将崩溃的星门时,显露出如出一辙的救人信念;所以你会看到明明只设定了治愈弟弟一个人的程序,Baymax也依然会对暴走后误伤的同学们显露出关爱;更所以你会知道在星门里Baymax用那超越程序的智慧完成对Hiro的奋力一推,实际上并没有超越哥哥对弟弟的深切关怀。

影片最感人的地方不是Tadashi牺牲自我投身火场的那场戏,而是他通过在Baymax上的录像设备重新在Hiro面前出现的那场戏。虽然这段录像仅仅是记录了制作Baymax的80多次失败经历,但它足以证明,Tadashi已经为Baymax献出了所有的精力,他把自己对弟弟的所有爱都融在了这个自己一生的发明之中。正像Baymax一直说的那样,Tadashi并没有死,他一直就在这里。

Baymax是Tadashi对关爱与治愈理解的具象化呈现。这样的治愈需要可以信赖的结实筋骨,这样的治愈需要一个柔软且永不会伤人的外在,这样的治愈需要一个让人看着心里就觉得舒服的可爱外表,这样的治愈需要一个听上去永远不会腻烦的动人声音,这样的治愈需要在你寒冷的时候能给你温暖,这样的治愈需要在你擦伤的时候能给你涂药,这样的治愈需要随时询问你情况的关切,这样的治愈还需要兼具治疗身体和治疗心灵的双重能力。

影片讲述了一个人如何在另一个人心中、如何在世人的心中永存的故事。Hiro一直在努力希望通过编程让Baymax成为他想让其成为的机器人,而Baymax则通过自己永不改变的底层程序,将Hiro治愈并且改变。

《超能陆战队》看上去像是又一个英雄联盟行使英雄职能的正篇故事的前传,不过显然这一前传的前半部分比后半部分更加走心。因为《超能陆战队》中涉及兄弟情谊并通过Baymax完美体现的这条心灵线索,要比几个学生组队成为新的英雄联盟的任务线索要有价值意义得多。英雄联盟组建时的那张剧照,在遇到Hiro和Baymax生活照的时候,可以说在情感上一无所有。英雄联盟靠科技和武力击败了强大敌人这个任务线索的终结,在面对Hiro继承了Tadashi的博爱精神去救助一个陌生女孩这个心灵线索的终结之时,也会显得那么不值一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感觉和《机器人总动员》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处,两个机器人所代表的程序化生命的世界,都比他们加入世俗世界后所做的事情要更加有趣。在复杂现实世界生活的人们,其实更希望看到机器生命那简单的逻辑和纯朴的诉求,并乐于被其治愈。而让他们加入自己的复杂生活嘛,还是算了吧。

inside


转自【萌系】《超能陆战队》:化身成Baymax的哥哥